美国高官接连放狠话,美防长妄称“中国欲取代美国”

发布时间:2020-07-20 15:21:28  浏览:138

美国升级对华冲突的喧嚣持续到了上周末。“我们正处于大国竞争时代。这意味着我们的首要战略竞争对手是中国,然后是俄罗斯。”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说,中国之所以构成威胁,是因为它想要取代美国。这是美国国防部网站18日以“埃斯珀作为防长忙碌的一年”为题刊登的访谈内容。在埃斯珀发表这一冷战思维色彩浓厚的言论之前,华盛顿歇斯底里的对华攻击已经持续数日。直到现在,国际舆论还未从美媒披露白宫正讨论禁止中共党员赴美计划、美国司法部长巴尔16日激烈抨击中国的冲击中缓过来。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学者吕祥19日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表示,美政府现在密集炒作与中国的意识形态竞争,这与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,美国在制度上出现“严重失灵”有关,他们因此产生“严重的不自信”,认为中国强大的治理能力是“真正的威胁”。美国官员还将继续他们的抹黑表演。20日,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将开启访问英国和丹麦的三天行程,渲染“中国威胁”是其重要议题。德国新闻电视台19日说,欧洲国家对蓬佩奥此行感到紧张,因为他们届时将面临“选边站”的压力。

美渲染“中国野心”

美国国防部网站18日刊发文章说,埃斯珀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,相比于俄罗斯,中国是更大的麻烦,“他们有取代我们的野心——在地区层面毋庸置疑,对中国来说最好是在全球舞台上(取代美国)”。他表示,中国有足够的人口和经济实力取而代之。

美国高官接连放狠话,美防长妄称“中国欲取代美国”(图1)

文章称,埃斯珀即将在7月24日迎来任职一周年的日子,这一年来,他最重要的使命是贯彻“国防战略报告”。该报告称,中国希望改写二战以来有效维护世界和平的国际秩序。文章还说,美国领导人并不担忧一个崛起的中国,而是担忧“在中共统治下崛起的中国”。埃斯珀认为,美中的志向和整体价值观“非常不同”,“如果我们意识不到中国带来的长期挑战以及威胁,那么就可能发现自己生活在一个不同于我们希望生活的世界”。

在采访中,埃斯珀还将矛头指向俄罗斯,宣称莫斯科的威胁比北京小一些,但它是世界上的“麻烦制造者”。

此前一天,蓬佩奥在艾奥瓦州吹嘘特朗普政府的对华强硬态度。据美国《得梅因纪事报》报道,他17日晚出席“家庭领导峰会”时称,长期以来,外交政策人士认为增加与中国的贸易往来能让它更加自由,“但今天的情况并非如此”。蓬佩奥宣称,中国在“压制香港的自由、威胁台湾、试图主宰世界通信网络”,美国不会对此“坐视不管”。

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吕祥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表示,此前,美国着重在经济、科技、军事和地缘政治等四个方面渲染“中国威胁”,但从今年开始,特朗普政府开始集中强调第五个方面的所谓竞争:意识形态。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,美国出现“制度失灵”,“他们感到自己的脆弱与无奈,但又无法做出改善,于是只能攻击对手”。

吕祥说,在美国的语境中,国防部应该是不那么政治化的机构,但现在埃斯珀也加入到批评中国的行列,这体现美国当前在对外政策上的所谓“全政府”方针。“但我们真的希望,美国把这种‘全政府’努力用在应对疫情上,而不是中国。”吕祥说,中国没有挑战美国的愿望,若美国经济严重受影响,中国的损失也很大。

然而,美国高官仍在各种场合喋喋不休,将应对疫情不力“甩锅”给中国。白宫办公厅主任梅多斯18日晚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采访时称,特朗普计划让中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,包括新冠肺炎疫情,因为美国为“(中国)缺乏透明度而付出了代价”。梅多斯说,特朗普愿意与中国谈判,但如果他提出的协议中国不愿意履行,那么就会让对方承担责任。

据美国《华盛顿邮报》17日报道,美国高官从今年4月开始认为,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可能是武汉病毒所的“泄漏事故”导致的,这一“未经证实的猜想”是由一份2018年的外交电报引起的。这份电报称,武汉病毒所“严重缺乏适当训练、可安全操控实验室的技术人员和调查人员”。今年5月,特朗普曾经声称,他看到了令自己“高度相信”新冠病毒来自中国武汉病毒所的证据。

“我没有看到任何证据表明新冠病毒是故意或无意泄漏的。”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感染与免疫中心主任利普金对《华盛顿邮报》说。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主任英格斯比认为,上述电报写于2018年1月,也就是疫情暴发的两年前,在此期间,实验室可能会发生巨大变化,“总的来说,我目前的判断仍然是,(新冠病毒)来自自然”。

另据《今日美国报》17日报道,美国疾控中心的报告显示,在纽约市社区传播的新冠病毒与来自欧洲的病毒毒株最为匹配,而非中国。这意味着,新冠病毒可能是由欧洲或来自美国其他地方的旅客传入纽约的。

蓬佩奥到访“令欧洲紧张”

国际舆论还在热议美媒披露白宫正讨论禁止中共党员赴美的消息,以及美国司法部长巴尔16日对中国的激烈抨击。对于前者,香港《南华早报》19日援引澳大利亚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学者麦克格雷戈里的话说,这类举措一旦实施,“不会有中国人来美国进行任何实质性谈判,比如贸易或金融磋商……这项禁令还会影响许多中国企业家”。他认为,这是“不符合美国利益的鲁莽之举”。“我们必须记住,今年是选举年。对现任总统来说,目前一切似乎都在出错。”英国伦敦国王学院中国研究院院长克里·布朗这样提醒道。

巴尔上周四的讲话则让美媒思考这是否是一篇“冷战檄文”。“美国之音”18日称,他的演讲并非个人即兴之作,而是反映了美国政府对中国的战略思考。6月24日和7月7日,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奥布莱恩和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·雷分别针对中国发表了长篇大论,主要内容是其“全球野心”。下周,蓬佩奥还将总结美国以及“自由世界”面临的危险。

20日,蓬佩奥将踏上访问英国和丹麦的行程。美国国务院网站说,蓬佩奥将在伦敦与英国首相约翰逊和外交大臣会面;22日在哥本哈根会见丹麦首相、外交大臣等政要。他此前公布出访计划时特意强调,“中国威胁”是此行的“首要议题”。

对于美国国务卿的到来,欧洲国家心情复杂。“蓬佩奥的访问令欧洲紧张。”德国新闻电视台19日说,他此次行程主要围绕两件事:要求欧洲国家排除华为参与5G建设,对参与俄罗斯“北溪-2”天然气管道项目的欧洲企业发出威胁。丹麦本月刚同意“北溪-2”在该国沿海铺设管道;除了英国,其他欧洲国家都还在考虑华为的事宜。蓬佩奥打算让欧洲国家“选边站”。

“哪里还有大国应有的样子”

“这就是亨利·基辛格所说的‘处于新冷战山脚下’的生活。”美国CNBC网站18日刊登社论说,现在,更恰当的比喻或许是处于新冷战的“战壕里”——上周,人们不断听到来自美中冲突升级的喧嚣,两国矛盾似乎“将定义我们的时代”。文章称,特朗普政府的官员相信,他们对抗中国的努力将成为最重要的外交政策遗产。一些人认为,美中爆发“新冷战”的风险正在增长。不过与之前的冷战一样,中美之间的较量不太可能诉诸军事手段。考虑到中国的实力,它是一个比苏联强大的竞争对手,而且美国现在的能力远不如当初应对苏联时的能力:盟友体系被削弱、国内政治两极分化、国债急剧上升,新冠肺炎导致的公共卫生状况和经济困境日益恶化。

不过在美国企业研究所学者马斯特罗看来,用冷战来形容美中关系是“很危险的一件事”,中国的情况完全不同于苏联。“从正面来说,美中交流层面很广泛;从负面来看,双方有发生热战的可能性。”马斯特罗说,执意以冷战角度看待美中关系会导致彼此做出无效的应对。

17日与俄外长拉夫罗夫通电话时,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强调,美方赤裸裸奉行本国优先政策,把利己主义、单边主义、霸凌主义推行到极致,哪里还有大国应有的样子。拉夫罗夫说,美方一贯信奉“美国例外”、唯我独尊,近来更是撕去伪装,毫不掩饰,动辄威胁或挥舞制裁大棒。

今日俄罗斯电视台19日援引俄中分析中心主任谢尔盖·萨纳科耶夫的话说,中国外长对美国发出严厉批评,但从目前的情况看,这些言论还是克制的。“美国在国际舞台上的行为已经超出合理界限。这不仅需要受影响最大的国家(比如中国、俄罗斯、伊朗)做出回应,也需要欧洲乃至整个国际社会有所回应。”萨纳科耶夫说。